日本首个婚纱设计师

作者:彩世界-摄影

如果你关注亚洲时尚设计师,一定对桂由美这个名字以及她的经典形象不陌生。已经89岁的桂由美,是日本结婚礼服设计第一人,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以巴黎为首,在世界各国30多个都市举办过时装秀,被誉为国际婚纱女王、婚礼服的传道师,拥有世界级名人的众多粉丝。

图片 1

从日本首家西式婚纱店的创办人,到全球知名的婚纱和服装设计师,桂由美的一生创造的“第一”的纪录不胜枚举:日本首个婚纱设计师,第一个在日本举办婚纱秀的人,第一个出版婚礼策划和介绍仪式相关书籍的人,首个在亚洲组织婚纱峰会的人,首个让智能机器人穿上婚纱的人,首个婚纱镶嵌最多珍珠吉尼斯纪录保持者……

图片 2

在秋意渐浓的上海,这位“婚纱女王”在外滩22号时尚峰荟带来了2020春夏新品,Yumi Katsura的本季系列单品融入了色彩、花卉等诸多设计元素,以蕾丝和立体剪裁为主,精巧的刺绣工艺和特别裁剪让礼服看上去唯美浪漫,如梦如幻。

图片 3

大秀后,桂由美以她的“经典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这位“婚纱教母”却依旧神采奕奕。今天的主题色是紫色,点缀了些许荧光绿的紫色套裙,同色系的特本头巾压着齐刘海,她的眉眼间存着几分温婉,“你好,我是桂由美”,她嘴角上扬微笑地说道,没有想象中教母的高冷和孤傲,我们的对话就此温暖开场。

1963年12月,32岁的桂由美在东京开设日本首家婚纱店,就此颠覆日本的婚庆行业。在靠近日本政治中心永田町的乃木坂,有一幢七层的小白楼,它每一层的四面都用展示着婚纱的圆拱形玻璃橱窗装点,在凝重的写字楼群中宛如仙子。这就是日本的婚纱之母桂由美的“大本营”。

或许是继承了母亲的DNA,桂由美的骨子里深深镌刻着对服装设计的热爱。母亲拥有一手好针线活,但更多时候,母亲都在为他人缝缝补补,“我们家是开服装学院的,谁家需要缝衣服,母亲从不推脱。”因此在桂由美的记忆中,孩童时代的自己总是处于“被放养”的状态。

“当时的日本,婚纱需求不到3%。”

那么,为何桂由美会毅然投身于当时日本无人问津的婚纱行业呢?真正决定要设计婚纱是在她大学毕业后在母亲的服装学院帮忙,给3年级学生出的毕业作品题目,选择了婚纱。“当时的日本,还是处于举行婚礼都穿和服的时代,穿婚纱的需求不足3%,而在这不到3% 的人群里,结婚穿婚纱只有嫁给外国人的女性和真正的基督徒。布料、专用内衣、手套、首饰发饰都很难找到,且价格不菲。本来应该很漂亮的婚纱,学生们做出来都很不像样。加上真正有婚纱需求的人为了寻找婚纱而踏破铁鞋,我思前想后,决定要做出像西方那样唯美的婚纱。”桂由美由衷地感叹道。

然而,在时装行业,想要实现盈利,贵在一份坚持。“当时我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份生意来做,最初公司只有四个人,第一年,我们只接到30多个订单,只有30多位客人光顾。等我把这四个员工的工资发完后,就一分都不剩了,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了十年,十年里我没有拿过一次工资,”说到这里,她发现我的脸上写满了惊叹号,“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生活的。那段时间,为了维系公司的运作,我就选择去母亲的学校教书,每周一三五从早到晚教课,二四六我会去公司,而教书的钱成了我的主要收入来源。创业10年后,我们在东京乃木坂开出品牌旗舰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公司才开始真正赚钱。”十年的艰辛,却从来没有一刻让桂由美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以至于50多年后的今天,她依旧对自己曾经的选择满怀信心,“我从来没觉得当时很艰苦,反而这份‘苦’给了我动力,让我充满激情。”

决定把自己的人生奉献给婚纱,要归因于30多年前,她个人非常崇拜的着名女装设计师皮埃尔·巴尔曼对自己说的那番话,“那时我刚刚建起我的婚纱沙龙,巴尔曼路过这里,要求进来参观。他对我说,穿婚纱的女人最美,而世界上最美丽的衣服就是婚纱,你能每天设计婚纱,每天被婚纱包围,实在太令人羡慕了!” 巴尔曼的话警醒了她,即使在那之前,桂由美曾因种种质疑声犹豫过——商场不愿意出售婚纱,因为怕影响更赚钱的和服的生意;又或者从业之初,由于存在东西方文化差异,设计观念不被接受等等。但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深深坚信,婚纱设计就是她的“天职”。

图片 4

着名女装设计师皮埃尔·巴尔曼参观桂由美的婚纱店

“我热爱传统的手工艺和技法,传统和革新应该两立。”

如今,在很多国家已难觅传统民族服装的踪影,桂由美表示十分惋惜,她坚决不赞成婚纱替代民族传统婚礼服装,“欧洲原本有多种多样的民族传统婚礼服装,但现在基本被白色婚纱一统天下,只有北欧的芬兰等极少数国家仍然保留,非常可惜。我并不赞同为了保护传统就抵制婚纱,但我希望传统和革新两立,和洋并蓄。”

在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桂由美也表达了对日本传统技艺的热爱。从古代传下来的日本独特的色彩感,茶道的“清静和寂”,对桂由美影响深远。同时,她十分专注于和服艺术的传承,专注于和服和带有日本元素的设计,在她推出的Yumi Yuzen 系列中,采用了金叶、友禅染、晕染书法、日式丝绸刺绣等工艺,还使用竹子、和纸、丹后绉织、日本珍珠等原材料。而后,由她创作的和纸婚纱被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

为何婚纱最终会在日本流行起来,如果只是纯粹地模仿西方,怎么也无法真正在婚纱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当时的桂由美意识到,要做出不输给西方的婚纱,就必须用只有日本才做得到的东西来决胜负。在为婚纱寻找刺绣、织染新元素的过程中,桂由美发现与和服有关的传统手工艺的传承者越来越少,并渐渐面临失传的危险,于是,她开始尝试使用博多织、西阵织、佐贺锦等来做婚纱材质,实现了如闻名于世的里昂丝绸般豪华轻薄的材质。1993年,桂由美还为罗马教皇设计了一件纯金箔的博多织礼服,教皇在同年的复活节仪式上身着礼服出席,向西方展示了日本引以为骄傲的超群技艺。

而当我们问及,未来会用到哪些中国元素时,桂由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刺绣,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传统的手工艺,在日本、中国和印度的刺绣都非常出色,近30年来,我常常跑去苏州寻找刺绣花样,拜访手工艺者,并且订购了许多刺绣,我相信未来,把中国的刺绣运用到日本的和服上会融合得相得益彰。”

而对于欧洲人“胸高、腰细、腿长”的完美身材曲线,桂由美曾进行过深度的研究,由此设计了鱼尾造型的婚纱,她把和服的“裾”引进婚纱,从上半身到大腿都收紧贴身,从比膝稍高的地方开始优雅地展开,拉长腿部线条的同时,也把女性的曲线整个拉长。当亚洲人穿上它时,就会显得身材十分高挑。后来,桂由美把这款鱼尾裙带去了纽约的时尚秀场,美国人看了都赞赏有加,还给它取名为“由美曲线”。从那以后,“由美曲线”开始出乎意料地大卖。

然而,时尚界里某一种流行趋势总是转瞬即逝的,两年后,英国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的婚礼盛典上,戴安娜身着宫廷大摆裙现身,刹那间,大摆裙开始取代人气Top 1的位置。“这就是‘流行’,流行不会长久,但时尚会循环回潮,”正如桂由美预想的那样,在大摆裙流行几年后,“由美曲线”重回人气宝座。

“我的婚礼博物馆即将落成。”

穿过桂由美婚纱的明星名人不计其数,刘涛、大S、贾静雯、谢杏芳等都在其列。而不少名人更是感叹:“如果这一生可以穿上桂由美设计的婚纱就了无遗憾了。”要做出令人无比憧憬的婚纱,桂由美时时刻刻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人们会在什么场景下举办婚礼?“有的人喜欢在安静的地方举办婚礼,有的人喜欢在吊满水晶灯的宫殿里举行,还有的人喜欢向往在小教会中平平淡淡的仪式……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婚礼的模样,所以我设计的婚纱要符合每一位客人的特殊需求。

去年,桂由美在上海外滩22号开设了婚纱旗舰店,选择在这里开店,除了对于上海特殊的情结外,更因为在这里,她寻觅到很多传统手工艺品牌。

“中国未来的婚纱市场将具有强劲的增长力,”以国外的视角看中国婚纱市场,桂由美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与日本婚纱市场不同的是,近些年日本结婚的人口越来越少,一场60-100人的婚礼就被视作‘盛大典礼’,相反地,在中国,我们看到一场婚礼两三百人参加极为普遍。而且我们发现中国新娘在婚礼上不只是选择单一的白色婚纱,一场婚礼会间隔替换不同的款式,甚至是旗袍等传统婚服,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也很好地将西方文化很好地融入和调和,由此可见,中国将来必将成为婚纱发展和消费的主力市场。”

未来,桂由美希望,能开一家展示个人所有作品的博物馆,继续向全球展示日本的纺织品和工艺之美。“入行55年了,我发现在欧洲传统的婚纱已无迹可寻,所以我多年来一直在市场收购和买断各国传统婚纱,如今我已拥有30多个国家的传统婚纱。加上这几十年来高定走秀的设计款,都见证了婚纱的历史变迁。”桂由美为我们描述着心目中那座“婚纱博物馆”,“它需要很大的占地面积,目前我发现了一个适合它的空间——位于日本神户的水族馆,有一条玻璃的走道无限延伸至海洋,年轻人可以在这里了解传统的婚纱文化及其背后的发展历史和设计故事。”

最后的最后,桂由美留给我们一个“重磅彩蛋”,桂由美会笑的眼睛中透露着神秘,“婚纱博物馆是即将要实现的梦想,另外,我还想做一个更大的愿望——打造一个婚纱主题公园,那里将会提供给所有年轻人各种婚礼和婚宴的参考,也可以在那里重温自己曾经的婚礼。”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